as60720

西部對決

先說,這篇很久以前寫的大概是Jhin剛出那段時間,全憑雞血,文筆爛的比大便還可怕嗚嗚嗚嗚而且無力回天

然後犽宿=亞索

但難得看到他們的文我實在忍不住了,好餓喔他們的糧食好少(吃自己肉(難吃到吐吐

渣文筆不介意請往下走ˊOWOˋ可以接受就ㄘ安利喇


 「好品味 。 」
 
 從紫方中路走過來的,是名不熟悉的面孔 。

 寬大的牛仔帽,遮不住自面具上反射過的光芒,紅布遮去所露無多的面孔 。 披肩隨意掛在肩上,皮製的馬褲緊貼在他眼中看來過細的雙腿上.然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左肩上機械緊扣的環狀,由這麼瘦的人揹著這詭異的器具還真是......難不成來到聯盟中的人總有這樣的傾向?犽宿困惑的想起聯盟中一位瘦到病態的女孩,卻總是背著巨大的武器亂跑的姿態 。

 「你好,剛才說的是?」點頭示意,若記得沒錯,這人是最近新到來的,在他的步伐踏至前招喚師中便起了許多騷動,也連帶使招喚率頗高的他時有耳聞 。

 「服裝 。 原本還以為這聯盟不過是過家家的兒戲,想不到也讓我遇見有趣的事 。 」張開雙手,眼前的人以誇張的姿態旋轉一圈後,做出宛若謝幕時的舉止輕一鞠躬--看來,是個頗戲劇化的人啊:「你可以稱呼我為燼,西部的英雄 。 」

 「犽宿 。 」禮儀性的也將名號報上,此時自主塔中誕生的小兵已來到線上 。

 「請多多指教......希望你有與品味相符的能力,不然這遊戲可真太掃興了不是?」一邊緊盯小兵的血線,一邊看像身周是否有未知敵人的蹤跡,犽宿一時竟沒反應過來朝他直來的問句 。

 「嗯?」犽宿抬頭:「這一切可不僅是場消遣 。 」

 「當然,當然 。 」像是發現甚麼,燼僅是敷衍的回應,接下來便不再言語 。

 「......」似乎,被嘲弄了 。 眉間攏起,一股不悅在心中漫延 。

 順移過燼身前的小兵,風舞的力道將對手的衣物吹起弧度.藉由風的迅捷移動,犽宿迅速將一波兵不漏地吃下後也換得了三分之二的血量及少量的損血 。 犽宿覺得在敵手的鏡片下似乎顯露出絲許興味 。

 披風自視野中倏地消失,又過了段時間,正以為對手已去了他路卻看見一句話語以全屏顯示:「這正是我所期待的 。 」

 什......看到這話後,心中的警鈴瞬間響起 。 然,就連風也無法為他做掩護 。

 將風牆往前一擋,子彈冰冷撞上的聲音過後,男子看見的便是對方愜意補上彈頰的姿態 。

 「你將成為藝術 。 」優雅地吐出字句,燼在他腳下丟下器械後,一到光閃過眼前--一切發生的順其自然,此時犽宿發現一件異常該死的事,他不能動了 。

 眼睜睜看著子彈被一發發摜在身上,待能行動後犽宿並沒有轉身,幾次順移後移至敵人眼前,將疊激起的龍捲風掃去,風如一往地將敵人捲起,由他落刀 。
 
 但不如以往的是,峽谷中並未響第起一道通知 。

 看見對手身上的薄膜,犽宿不由惱怒--那是層由光芒組成的盾牌,緊附在燼的身上  。

 不似第一印象的溫雅,燼突然發出張狂的笑聲,連玻璃鏡片也擋不住的戲謔在眼中沸騰:「我感受到了啟發 。多謝你給我帶來創作的靈感。 」

 糟!然而不等風牆甩出,第四發鮮紅子彈已穿越身軀,未感到疼痛色彩便瞬然褪去,僅留下黑白的畫面及屈辱的心情 。

 『第一滴血』

 再次重生前,峽谷中迴盪著提示的聲音 。

大概就是茨木背著吞吞做了什麼事這樣

   
純粹對角色的告白!!不能接受建議是不要繼續往下走囉
也歡迎和我一樣愛他的人來跟我搶他>///<
都能容忍的話,就走吧!


   那是怎麼樣的一天、在那當下是什麼樣的情緒,我全部――

   都忘了。

   現實不像書本或電影那樣夢幻,所以我沒有記住看到你的那一剎那。但我記得你在符陣中央出現時清冷的眼神、記得每一次我放棄希望時你挺身而出的背影。

   不論在八岐大蛇面前、在各麒麟腳下,甚至當你面對著名流千史的大妖也不曾退卻。

   一次又一次的,我看著戰場上只剩下你獨立的優雅身姿,戰友們一個個倒下你也不願放棄束手就擒,而是在敵人鬆懈時送上反擊。

   「この…!」你踏向前狠狠的爪擊,哪怕是浴血的姿態也只是讓你更加耀眼……我親愛的女孩啊,受傷只是會讓你變得更加強大罷了!

   「回家了。」背上弓,我牽起女孩冰冷的手:「等回回庭園我們再挑選適合你的御魂,走吧。」

   「櫻花樹下嗎,我喜歡坐在那。」「當然。」

   謝謝你從一開始陪我走到現在,也謝謝你願意來我家給我照顧你的機會。

   吸血姬,我愛你。

    放下毛筆,待墨水乾後我催動靈力。一張薄紙化作千萬片落櫻灑入空中,隨著風的流動四散在平安京的各處。

    吸血姬在一旁不語,僅是與我一同站在這櫻花樹下。

    這麼說來,這話雖然我在心中說過了無數次卻似乎……一次都沒開口過呢。

    「血姬。」打定主意,我輕喚到。

    「何事?滄月。」

    「來這邊。」拍拍身旁的位置,我決定要在這裡和他說:「我愛你喔。」

    吸血姬聞言依舊淡著一張臉。感覺有點……不知道還該說些什麼了,給點回應嘛――好丟臉啊。

    「我知道。」半响,回應是給了,但我卻更手足無措了。

    「那麼……?」

    「那麼什麼?」吸血姬理所當然的歪了歪頭:「怎麼了嗎?」

    也是呢,我愛他的事情就是這樣簡單,已經融入生活之中了啊。

    「沒事。」想通以後我不禁失聲一笑,在想啥呢我。

    見如此,吸血姬只是聳聳肩,打了個呵欠便又離開樹蔭下享受日光的照耀。

    在太陽的光線下,她蒼白的肌膚顯得有點透明,好似不屬於這裡,但又確確實實的在我身邊。

    你知道嗎,能在兩億人中遇見你,是我最珍惜的幸運喔。

陪我一路走來的血姊,總算把她的傳記都解鎖啦!

昨天半夜抽了張荒川還在想我家都已經三酒吞等著給茨木了怎麼還不來的時候――
今天中午竟然一發入魂啊!!!
紅葉是基友幫抽的,感動死了嗚嗚,決定了我整個情人節就帶著紅葉茨木酒吞三個一起出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