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人類

是人類 主坑LOL:本命Jhin(婆)/Lux(寶)/Karma(寶),本命cp閃光組不拆
副坑:Marvel本命小蜘蛛、霹靂布袋戲本命佛劍,近日沉迷楚留香手遊暗少
淺坑:陰陽師本命酒吞/荒川、FGO

回家

總共兩個,一個是從吸血姬的角度一個是我自己剛回鍋時的隨筆,既然忘了就一起丟上來吧= =反正剛好標題下的一樣(←不會下標的廢物

§吸血姬§

 好餓……我試著求救,然而腔內的乾澀卻讓我有口難言。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已經好久沒有看到父母的身影了。自那天母親抱住我以後就再也沒見過他們,唯一留下他們存在過的證據便是自己以及頸上的傷痕。

 緩緩抱住感受不到溫暖的身子,我嘗試用思念牽起過去回憶的手,哪怕它已逐漸離我而去,身影亦變得模糊,我還是不想放棄與其接近的機會。

 要是連這個……要是連這個都沒了,我又還剩下什麼?

 閉上雙眼,黑暗帶領我回到一家人還在一起的日子。那時早晨的陽光會溫柔的環抱著我輕喚我起床、紫蘇牛肉的香氣逗弄著我一夜未眠的腸胃,睜開眼就能看見母親溫柔笑靨,她會叫著我的名,說我親愛的小公主又賴床了,我則會張開雙臂非得討個抱才肯起床,父親則在倚在門邊笑看我們,在用過早膳後我們忙著各自的活,日落後才又一同聚在餐桌旁偎著爐談天說地。

 而現在太陽卻翻臉無情,便是連一絲溫暖都吝於施捨,我渴求得伸出雙手便要遭受一陣來自光的毒打,睜開眼只能看見殘破的牆壁,徒留寒風偶爾在嬉鬧間透過壁上的缺漏探頭探腦觀望被留在斷瓦殘垣之內、躲避著一切的我。

 真的好餓啊……我是不是就要在此死去了呢。被飢餓折磨的大腦一片混沌,在恍惚間我似乎聽見了腳步聲,一個溫暖的手臂環住我,將我抱起,就像那些日子裡的早晨那樣的讓人放鬆。

 ――你們回來找我了嗎――


 「……醒了?」再次張開雙眼,入眼竟不是漸漸習慣的斷垣殘壁,木製的房子透露出陌生的氣息。一名白髮男性站在我旁邊一邊詢問一邊將瓷碗遞給我,直到此刻我才發現自己躺的不再是硬梆梆的地板,而是柔軟的床鋪。

 接過瓷碗我不顧昔日教誨,大口大口喝下碗內的熱湯,動作之間不少液體灑落而出但我已無心多管。多日來的疲倦與飢寒似乎在正被湯給洗滌而去,湯將盡方回覆了絲許氣力。

 期間,那男人只是不發一語看我將熱湯喝完,摺扇遮住了他的半臉,使人有些看不清表情。待我停下後他復開口:「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

 名字……?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那個時候有人會呼喚著什麼,一字一句間充滿情感,那似乎是――

 不對,就算那時有名字,那也不是我的了,不是現在的我。看向純白瓷碗中殘餘剩羹,我很清楚自己早就跟以前不同了。

 碗內鮮紅液體緩緩蓋住回憶裡那幸福的、被家人寵愛的女孩,她已經不在了。「……血……」半晌遲疑後我抬起頭,直視他的雙眼:「您可以叫我吸血姬。」

 「吸血姬是嗎。」對我明顯並非真名的話未做出特殊反應,他點頭的姿態似乎表示理解:「這裡是陰陽寮,從此這便是妳未來的居所了。當然這若是不合妳意亦可離去。」他拍了拍我的頭頂,手上傳來正是在我昏去前感受到的溫暖。

 這,便是我來到這裡的故事。

§回鍋§

我緩緩踏入平安京——這裡的一切看來如此眼熟,卻又大不相同,鄉懷的衝擊及初到乍來的陌生另我手足無措。

但有些事彷彿停留在琥珀之中,將許久之前的回憶保存至今呈現面前。

有些愧疚,又有些懷舊,我小聲開口 : 「我回來啦兒子女兒們......」

「嗯。」不見人影,唯有鬼王一聲不輕不重的應答。

「......對不起我離開了這麼久。」看著從剛開始就來寮中的大兒子這種態度,我緊張的不只如何是好,只能趕緊認錯先。

「反正,」舉起葫蘆,酒吞自我身邊經過,徑直走到櫻花樹下 : 「你還是沒忘了我們不是?偶爾記得回來看看大家就好了。」

花瓣灑落,襯得鬼王灑脫,更襯得我的煩惱多麼無足輕重。

如釋重負後我不由輕笑:「我回來囉,兒子女兒們。」

   
純粹對角色的告白!!不能接受建議是不要繼續往下走囉
也歡迎和我一樣愛他的人來跟我搶他>///<
都能容忍的話,就走吧!


   那是怎麼樣的一天、在那當下是什麼樣的情緒,我全部――

   都忘了。

   現實不像書本或電影那樣夢幻,所以我沒有記住看到你的那一剎那。但我記得你在符陣中央出現時清冷的眼神、記得每一次我放棄希望時你挺身而出的背影。

   不論在八岐大蛇面前、在各麒麟腳下,甚至當你面對著名流千史的大妖也不曾退卻。

   一次又一次的,我看著戰場上只剩下你獨立的優雅身姿,戰友們一個個倒下你也不願放棄束手就擒,而是在敵人鬆懈時送上反擊。

   「この…!」你踏向前狠狠的爪擊,哪怕是浴血的姿態也只是讓你更加耀眼……我親愛的女孩啊,受傷只是會讓你變得更加強大罷了!

   「回家了。」背上弓,我牽起女孩冰冷的手:「等回回庭園我們再挑選適合你的御魂,走吧。」

   「櫻花樹下嗎,我喜歡坐在那。」「當然。」

   謝謝你從一開始陪我走到現在,也謝謝你願意來我家給我照顧你的機會。

   吸血姬,我愛你。

    放下毛筆,待墨水乾後我催動靈力。一張薄紙化作千萬片落櫻灑入空中,隨著風的流動四散在平安京的各處。

    吸血姬在一旁不語,僅是與我一同站在這櫻花樹下。

    這麼說來,這話雖然我在心中說過了無數次卻似乎……一次都沒開口過呢。

    「血姬。」打定主意,我輕喚到。

    「何事?滄月。」

    「來這邊。」拍拍身旁的位置,我決定要在這裡和他說:「我愛你喔。」

    吸血姬聞言依舊淡著一張臉。感覺有點……不知道還該說些什麼了,給點回應嘛――好丟臉啊。

    「我知道。」半响,回應是給了,但我卻更手足無措了。

    「那麼……?」

    「那麼什麼?」吸血姬理所當然的歪了歪頭:「怎麼了嗎?」

    也是呢,我愛他的事情就是這樣簡單,已經融入生活之中了啊。

    「沒事。」想通以後我不禁失聲一笑,在想啥呢我。

    見如此,吸血姬只是聳聳肩,打了個呵欠便又離開樹蔭下享受日光的照耀。

    在太陽的光線下,她蒼白的肌膚顯得有點透明,好似不屬於這裡,但又確確實實的在我身邊。

    你知道嗎,能在兩億人中遇見你,是我最珍惜的幸運喔。

陪我一路走來的血姊,總算把她的傳記都解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