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60720

星光記事

    我要懺悔,懺悔我今日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過。

    又一陣流星雨,又一名星光守護者倒下,屍橫遍野的戰場僅剩我一人還在掙扎著不願殞落。

    一個又一個醜陋的怪獸在消化完星光之力後將目光對準了我,他們狹小的木魚腦袋裡只容得下對力量的渴望,行動屈服於本能。

    多麼醜惡的可悲生物。

    ……可偏偏,我比他們更可悲。

    明明是星光守護者,本該是保護本源之力的選者,但事實是我不僅沒辦法保護瓦羅然大地,甚至連身邊的夥伴都保護不了,只能看著他們被竄出的怪物吞噬。

    憤怒、悲傷、懊悔、痛苦,促使我做出最齷鹺的惡性。

    不對,是我自己不夠堅定才會做出這種事。

    驅動僅存的星光之力舉起雙手面向星空祈禱,身旁落至石灰的地上破碎的綠色隊徽正緩慢恢復原貌,而少女身上的傷口也被一一撫平。當她再次睜開雙眼時,我在她眼中看到自己的身影。

    那是一個傷痕累累的女孩,平時高高綁起的藍色雙馬尾早已披散肩頭,身上戰甲更是有數不盡的缺口,若非星光之力必定早已四分五裂,在戰甲之下腥紅血液正不斷流出、滴落在地面。最@為懾人的是那雙眼――那雙總是堅定不移的眼,此刻卻浸滿在義無反顧的瘋狂之中。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索拉卡崩潰大吼,看著越來越多聚集而來的怪物,翠綠雙眸中滿是絕望。

    「沒為什麼,我只是不想自己一個人死而已。」微笑著,我再次逼盡全力喚醒另一名星光使者。

    別丟下我一個人……哪怕讓你們再次感受被吃食的痛苦,我也不想自己孤獨的離開……

    對不起。

後:簡單來說就是我今天跟朋友五排玩波比結果在公園死到剩自己_(:3繞了一整圈回到第一批人死掉的地方之後不甘寂寞(白目)的把兩個原本可以爽爽看戲的夥伴叫起來讓他們再次體驗或飛高高或被吐滿臉或讓遠距離大砲噴的喜悅>: ) (幹

這種好事怎麼可以只有我獨享呢 v w v <3

索拉卡:幹為什麼啦我不想在起來了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