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60720

傳奇見傳說

  甲文注意,請別讓本人看到,應該不會啦,怕

  好想要發到 PTT 喔,可是不會用,有沒有善心人士會用 PTT 又不怕被噓爆願意幫我轉的嗚嗚

€以下開始€

這樣……就這樣了吧。Faker怔怔看著螢幕,耳機裡傳來機械冷漠的宣告,未嚐敗績的他們在對決上宿命之敵時,終於吞下了鮮紅的苦澀。

  同樣的魚人同樣的對手,同樣的虛空行者同樣的自己,同樣的召喚峽谷……不同的結果。

  就算單殺了那男人還是不夠嗎――當西門一步步走近,在雙手緊握之際,Faker靠著自己被人們歌頌的反應及判斷瞬間得到了不容質疑的答案。

  不論是那燦爛的笑容,抑或是因興奮而微微顫抖的手,甚至是眼底透露出的光彩,在在顯示了現在的他,有了無論如何都要守護的對象,有了全力以赴要拼的目標。

  隱藏起心中酸痛,Faker只是淡淡和他握了握手,點頭致意。

  想說的,等我們在決賽相遇時再說。



  被世人讚譽高歌的天才也想不到,一切竟然就在這結束了。而他想對他傾吐的聲音、在心中積存已久的話語,都沒了發洩的出口。

  「相赫……!」走進選手休息室,Peanut一眼便看見正一個人在沙發上發呆的Faker。他眼中的痛楚仿若化為真實的存在,正撲天漫地朝休息室四面八方散佈。一股不能呼吸的痛苦一把擒住Peanut纖細的脖頸。

  連他都這麼難受了,那相赫一定更加的……!想也不想,Peanut的身體在那一秒自動做出反應、緊緊抱住了Faker。

  感受臂中身體的僵硬與寒冷,他很清楚現在Faker之所以如此痛苦的原因。在那些訓練到累了的晚上,是他們一起洗漱一起回宿舍休息,而在不經意之間,他已觀察了這個人那麼久,久到他的一舉一動都在自己的判斷之中,久到不需用話語就能互相傳達內心的感受。

  「……相赫。」當肩上傳來一股溫暖時,Peanut開口:「不想說沒關係,但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喔。」我,會等到你願意親口跟我說的。

  到了那時候,我會讓你能對他釋懷,我會親自帶給你幸福。

€後記?€
Faker,是時候放下西父了

看看身邊的人吧,看看總是在你身邊支持的那個人、那個 JG 吧

放下那個他,面對另一個他,接受這個他,擁抱總是在身邊的他吧!

對我就是在說小花生,快喔(幹

其實看完那場心情真的很激動,也很感謝 Faker 願意以相同尊重的態度選擇卡薩丁重現當年的戰局

謝謝各位選手們,以及——西門夜說,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