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60720

傳奇見傳說

  甲文注意,請別讓本人看到,應該不會啦,怕

  好想要發到 PTT 喔,可是不會用,有沒有善心人士會用 PTT 又不怕被噓爆願意幫我轉的嗚嗚

€以下開始€

這樣……就這樣了吧。Faker怔怔看著螢幕,耳機裡傳來機械冷漠的宣告,未嚐敗績的他們在對決上宿命之敵時,終於吞下了鮮紅的苦澀。

  同樣的魚人同樣的對手,同樣的虛空行者同樣的自己,同樣的召喚峽谷……不同的結果。

  就算單殺了那男人還是不夠嗎――當西門一步步走近,在雙手緊握之際,Faker靠著自己被人們歌頌的反應及判斷瞬間得到了不容質疑的答案。

  不論是那燦爛的笑容,抑或是因興奮而微微顫抖的手,甚至是眼底透露出的光彩,在在顯示了現在的他,有了無論如何都要守護的對象,有了全力以赴要拼的目標。

  隱藏起心中酸痛,Faker只是淡淡和他握了握手,點頭致意。

  想說的,等我們在決賽相遇時再說。



  被世人讚譽高歌的天才也想不到,一切竟然就在這結束了。而他想對他傾吐的聲音、在心中積存已久的話語,都沒了發洩的出口。

  「相赫……!」走進選手休息室,Peanut一眼便看見正一個人在沙發上發呆的Faker。他眼中的痛楚仿若化為真實的存在,正撲天漫地朝休息室四面八方散佈。一股不能呼吸的痛苦一把擒住Peanut纖細的脖頸。

  連他都這麼難受了,那相赫一定更加的……!想也不想,Peanut的身體在那一秒自動做出反應、緊緊抱住了Faker。

  感受臂中身體的僵硬與寒冷,他很清楚現在Faker之所以如此痛苦的原因。在那些訓練到累了的晚上,是他們一起洗漱一起回宿舍休息,而在不經意之間,他已觀察了這個人那麼久,久到他的一舉一動都在自己的判斷之中,久到不需用話語就能互相傳達內心的感受。

  「……相赫。」當肩上傳來一股溫暖時,Peanut開口:「不想說沒關係,但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喔。」我,會等到你願意親口跟我說的。

  到了那時候,我會讓你能對他釋懷,我會親自帶給你幸福。

€後記?€
Faker,是時候放下西父了

看看身邊的人吧,看看總是在你身邊支持的那個人、那個 JG 吧

放下那個他,面對另一個他,接受這個他,擁抱總是在身邊的他吧!

對我就是在說小花生,快喔(幹

其實看完那場心情真的很激動,也很感謝 Faker 願意以相同尊重的態度選擇卡薩丁重現當年的戰局

謝謝各位選手們,以及——西門夜說,生日快樂

星光記事

    我要懺悔,懺悔我今日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過。

    又一陣流星雨,又一名星光守護者倒下,屍橫遍野的戰場僅剩我一人還在掙扎著不願殞落。

    一個又一個醜陋的怪獸在消化完星光之力後將目光對準了我,他們狹小的木魚腦袋裡只容得下對力量的渴望,行動屈服於本能。

    多麼醜惡的可悲生物。

    ……可偏偏,我比他們更可悲。

    明明是星光守護者,本該是保護本源之力的選者,但事實是我不僅沒辦法保護瓦羅然大地,甚至連身邊的夥伴都保護不了,只能看著他們被竄出的怪物吞噬。

    憤怒、悲傷、懊悔、痛苦,促使我做出最齷鹺的惡性。

    不對,是我自己不夠堅定才會做出這種事。

    驅動僅存的星光之力舉起雙手面向星空祈禱,身旁落至石灰的地上破碎的綠色隊徽正緩慢恢復原貌,而少女身上的傷口也被一一撫平。當她再次睜開雙眼時,我在她眼中看到自己的身影。

    那是一個傷痕累累的女孩,平時高高綁起的藍色雙馬尾早已披散肩頭,身上戰甲更是有數不盡的缺口,若非星光之力必定早已四分五裂,在戰甲之下腥紅血液正不斷流出、滴落在地面。最@為懾人的是那雙眼――那雙總是堅定不移的眼,此刻卻浸滿在義無反顧的瘋狂之中。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索拉卡崩潰大吼,看著越來越多聚集而來的怪物,翠綠雙眸中滿是絕望。

    「沒為什麼,我只是不想自己一個人死而已。」微笑著,我再次逼盡全力喚醒另一名星光使者。

    別丟下我一個人……哪怕讓你們再次感受被吃食的痛苦,我也不想自己孤獨的離開……

    對不起。

後:簡單來說就是我今天跟朋友五排玩波比結果在公園死到剩自己_(:3繞了一整圈回到第一批人死掉的地方之後不甘寂寞(白目)的把兩個原本可以爽爽看戲的夥伴叫起來讓他們再次體驗或飛高高或被吐滿臉或讓遠距離大砲噴的喜悅>: ) (幹

這種好事怎麼可以只有我獨享呢 v w v <3

索拉卡:幹為什麼啦我不想在起來了啊啊啊啊啊

西部對決

先說,這篇很久以前寫的大概是Jhin剛出那段時間,全憑雞血,文筆爛的比大便還可怕嗚嗚嗚嗚而且無力回天

然後犽宿=亞索

但難得看到他們的文我實在忍不住了,好餓喔他們的糧食好少(吃自己肉(難吃到吐吐

渣文筆不介意請往下走ˊOWOˋ可以接受就ㄘ安利喇


 「好品味 。 」
 
 從紫方中路走過來的,是名不熟悉的面孔 。

 寬大的牛仔帽,遮不住自面具上反射過的光芒,紅布遮去所露無多的面孔 。 披肩隨意掛在肩上,皮製的馬褲緊貼在他眼中看來過細的雙腿上.然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左肩上機械緊扣的環狀,由這麼瘦的人揹著這詭異的器具還真是......難不成來到聯盟中的人總有這樣的傾向?犽宿困惑的想起聯盟中一位瘦到病態的女孩,卻總是背著巨大的武器亂跑的姿態 。

 「你好,剛才說的是?」點頭示意,若記得沒錯,這人是最近新到來的,在他的步伐踏至前招喚師中便起了許多騷動,也連帶使招喚率頗高的他時有耳聞 。

 「服裝 。 原本還以為這聯盟不過是過家家的兒戲,想不到也讓我遇見有趣的事 。 」張開雙手,眼前的人以誇張的姿態旋轉一圈後,做出宛若謝幕時的舉止輕一鞠躬--看來,是個頗戲劇化的人啊:「你可以稱呼我為燼,西部的英雄 。 」

 「犽宿 。 」禮儀性的也將名號報上,此時自主塔中誕生的小兵已來到線上 。

 「請多多指教......希望你有與品味相符的能力,不然這遊戲可真太掃興了不是?」一邊緊盯小兵的血線,一邊看像身周是否有未知敵人的蹤跡,犽宿一時竟沒反應過來朝他直來的問句 。

 「嗯?」犽宿抬頭:「這一切可不僅是場消遣 。 」

 「當然,當然 。 」像是發現甚麼,燼僅是敷衍的回應,接下來便不再言語 。

 「......」似乎,被嘲弄了 。 眉間攏起,一股不悅在心中漫延 。

 順移過燼身前的小兵,風舞的力道將對手的衣物吹起弧度.藉由風的迅捷移動,犽宿迅速將一波兵不漏地吃下後也換得了三分之二的血量及少量的損血 。 犽宿覺得在敵手的鏡片下似乎顯露出絲許興味 。

 披風自視野中倏地消失,又過了段時間,正以為對手已去了他路卻看見一句話語以全屏顯示:「這正是我所期待的 。 」

 什......看到這話後,心中的警鈴瞬間響起 。 然,就連風也無法為他做掩護 。

 將風牆往前一擋,子彈冰冷撞上的聲音過後,男子看見的便是對方愜意補上彈頰的姿態 。

 「你將成為藝術 。 」優雅地吐出字句,燼在他腳下丟下器械後,一到光閃過眼前--一切發生的順其自然,此時犽宿發現一件異常該死的事,他不能動了 。

 眼睜睜看著子彈被一發發摜在身上,待能行動後犽宿並沒有轉身,幾次順移後移至敵人眼前,將疊激起的龍捲風掃去,風如一往地將敵人捲起,由他落刀 。
 
 但不如以往的是,峽谷中並未響第起一道通知 。

 看見對手身上的薄膜,犽宿不由惱怒--那是層由光芒組成的盾牌,緊附在燼的身上  。

 不似第一印象的溫雅,燼突然發出張狂的笑聲,連玻璃鏡片也擋不住的戲謔在眼中沸騰:「我感受到了啟發 。多謝你給我帶來創作的靈感。 」

 糟!然而不等風牆甩出,第四發鮮紅子彈已穿越身軀,未感到疼痛色彩便瞬然褪去,僅留下黑白的畫面及屈辱的心情 。

 『第一滴血』

 再次重生前,峽谷中迴盪著提示的聲音 。